草匠先生

懶癌末期。自耕農田荒草叢生。

我的天.....該把mmtk的文備份了,雖然寫得破但好歹也是我對他們的愛.....

好不容易看到hp設定結果是日月竹馬我枯了.....

Sevendays:Wednesday

早晨起得有些晚。一邊刷牙一邊自敞開的門投出視線關注一同在午夜前就寢卻仍埋首被窩中的背影,清水在口腔內翻滾一翻後捲走泡沫流去。

三森對著鏡子咧開今天的第一抹笑容,有牙膏的清涼氣味。

德井終於拖曳著腳步離開臥室時食物香氣已經自廚房溜出,循循於空氣裡,正引導出她的目的地。

三森正將檸檬隨意擺放在鯖魚邊上,走近後將頭放置於對方肩上,德井納悶著家裡什麼時候買了檸檬。

「媽媽拿來的檸檬。」三森漫不經心的回答。

肩上的下巴緩緩磨蹭絲毫未受到影響,有一搭沒一搭的蹭動,如同耳邊語調一般懶散。

「騙人的吧?」

「騙人的。」

端著總之能夠食用的檸檬與鯖魚走向餐桌,德井返身回來繼續移動味噌湯,三森則打...

【鞠黛】彼此紀錄

樂聲震耳欲聾,猖狂著鑽入腦門,伴隨著閃爍燈光襲向眾人。

黑澤皺起眉頭,她不甚感冒如此場合。

似乎連空氣都浮著躁動。

她試圖在人群裡找到友人筆挺的背影,卻淹沒於群魔亂舞。

隨手拿起酒杯,粉紅液體輕微晃動,於杯身折射出的光線映襯下更顯嬌豔。

然而酒精的味道洶湧宣示著它並不溫和。

凝視了一會,黑澤選擇輕啜一口,又因滿腔甜膩皺起了眉。

自步入門後便不斷湧上後悔。

或許該先行返家,事後再向果南道歉。

還應該順便提醒她,如此過分喧鬧的地方涉足過多並不恰當。

大抵正是這種賀爾蒙四溢的地方才為友人惹來不少腥。黑澤帶著一絲倦懶抬眼,只想回家好好泡個熱水澡。

舞台上演奏的樂隊帶著熱氣翻騰到她...

Sevendays:Tuesday

「早安,suzu。」

清晨陽光透過玻璃鋪成了明亮的地毯,喜愛的人正端著晨食,向自己道出每日第一聲問候。

恍如夢境一般的畫面,正於眼前忠實呈現。

那人回身又跨近餐桌一步,將食物擺至桌面,隨即向自己大步走來。

「沒睡飽?」

「我又不是南條桑。」

「說得也是。」

乍聽之下像在談論南條睡不夠,實際上兩人指的是她睡眠時間稀少卻有精神這件事。

省略不少詞語卻能準確接上對方的想法,不得不歸功於多年的默契。

彷彿藉此換得溫吞時刻更加延長,三森慢吞吞咀嚼著早餐,不時抬眼注視德井增進食欲的吃相。

像是詢問著「怎麼了?」微微歪頭,德井回以注目同時飲下最後一口咖啡。

「碗盤拜託suzu了。」...

單戀30題:30.平行線交匯時

「對不起,すず。」呢喃著相同話語的抽泣聲在腦海響起與真實的聲音重疊。三森搖搖頭將其甩開,又像是在拒絕著什麼。

「如果喜歡我是件令你痛苦的事情,那麼我也希望能夠結束它。」

德井搖頭,仍舊沒有開口。

有種開口之後三森就會離開的感覺。

明白聽見想要的話語後三森便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還是不希望她走出自家大門。

走出去後,隨之離開的可能還有許多東西。

將這次視作最後一次到德井家中,卻還是得不到對方坦白的意願。

三森抿緊嘴唇,背過身拭去眼角濕潤,沒想到越擦越多。

分明心情並沒有想像中強烈的波動,眼淚卻停不下來。

這種時候能戴口罩真是太好了,這麼狼狽的樣子實在太丟臉。

還是回家吧。

腦...

單戀30題:29.想要知曉你的想法

尖峰人潮多得可怕,列車彷彿裝載著擠壓至極限的乘客的長型罐頭,沿著軌道快速運載至一處處停靠站。

顧不上尷尬,三森緊貼著德井,眉間困擾的皺起,夾雜著無奈。

原先打算到友人家中作客,德井卻拉著自己搭上了不同方向的車輛。剛才的邀約也不及做出答覆。

總之先向兩位友人解釋吧。

儘管是出於不得以,貼近三森加劇的尷尬絲毫沒有減緩,視線飄忽著無法對上她的眼睛,落在眉間發現了輕微攏起的小山丘,羞愧便像氣泡一樣一個個冒了出來,堆滿胸口。

分明和友人在確認出遊時間,卻被突然冒出來的自己打斷,還擅自回絕了別人,三森大概在生氣吧。

方才激烈的情緒頓時冷了下來,才發覺手心出了汗,緊握著金屬扶手,一陣冰涼。
「すず...

看見有人認為官方限制丸對森的稱呼,並且覺得最近izmm火熱是因為官方推。
本來試圖用詞溫和向對方表達出四笨蛋隨便取二都不是營業,是關係好,看起來是失敗了。
好吧,我確實感到火大。

mmtk就是真愛izmm就是營業?EXM?醒醒好嗎,所有CP都不過是死宅噁心的幻想而已。(雖然我還是認為mmtk真在一起)

官方欽定所以改變稱呼?讓我去看視頻就可以了解差異?
B站四笨蛋熟肉都要翻爛了,生肉除了廣播都啃過幾遍,你讓我再去啃然後找出你說的營業感?笑出聲。

只是想說連我這種觀察力差破天際的人都可以明確感受到四個人有多喜歡彼此,你自稱喜歡卻說她們自己沒標營業標籤的是在營業?

那你很棒哦。
餃丸對營業的看法那...

單戀30題:28.失去冷靜的時候

「雖然應該再給一點時間,但是一些刺激還是必要的幫助。」

想起橘田帶著些許惡意的語調,三森不禁笑了出來。

那麼就來點小刺激吧。

稍微發洩一下脾氣,沒問題的吧?

從那之後三森對德井露出的笑容溫度徹底降到了低點。

沒有刻意迴避,也沒有主動湊近。

分明稱呼沒有改變,卻無法從親暱的名稱中感受到一絲親近。像是回到了剛認識一樣陌生的距離,只是不知所措的人只剩下了德井。

比起拉著臉散發冷氣或是火冒三丈的瞪視,不冷不熱的笑容更讓德井不可抑制的恐慌起來。
可以解釋三森的行為大抵是在賭氣,但是經過那天後怎麼也沒辦法穩住心神去看待這件事。

要是真的打算連朋友這層關係都放棄了該怎麼辦?

當不成戀人真的不...

單戀30題:27.因為對方感到痛苦

午後陽光最為炙熱,曬進屋內將微小粉塵映得清晰,也熱得發燙。

難得休假並沒有和誰相約,三森甫自午睡中清醒。

清水洗過的臉上還掛著痕跡,小水珠自睫毛上滾落,滑過一道涼爽的弧度,很快被毛巾拭淨。

上半天在運動中渡過了,下午該做些什麼好呢?

佇立在客廳正中環視一圈,手掌相擊拍出了清脆聲響。
下午二時,三森家開始了大掃除。

將杯壁上的咖啡漬清洗乾淨,不知何以腦中冒出了德井青空的臉。

小心翼翼吹涼咖啡後喝下,被溫暖得微瞇雙眼的樣子。

將杯子倒置,轉入浴室開始新一輪刷洗,用著毫無來由的勁道。

按下洗衣機開關後結束了最後一項打掃工作,望著靜靜運轉的洗衣機,三森考慮起今晚的菜單。

回房正打算換上...

當初看到的時候一直想知道是哪裡的圖,今天收到場刊才知道,原來是武道館場刊裡的啊!

單戀30題 : 26.向對方說謊

德井深切體悟到面不改色是多麼重要的技能。

三森正立於身側,手不經意碰到了自己的。幸好雙手正被冷水沖刷,否則過燙的溫度肯定會被輕易察覺。

距離邁向隔天尚有兩個小時,戀情的死期則遙遙無期。

擅自給自己下了死刑是怎麼回事啊!

要說的話現在應該能算是在天堂吧。

德井小姐一如既往在內心進行著無聊吐槽。

撇見德井有些發白的指尖,三森感到高興的同時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這個小動作讓德井手上的筷子又遭受了更大力度的摧殘。

「そら。」

「是。」

「那根筷子要被你搓出木屑來了。」

按下亂七八糟的個人獨白,德井終於放過無辜的木筷,專注於將碗盤清洗乾淨。

雖然對德井的走神感到好笑,三森自己也並不是...

單戀30題:25.揣測對方的心意

「這麼好看的女孩子你怎麼捨得讓臭男人碰,只能給她找一樣好看的女孩子。」

曾經在網路上看見這麼一句相當政治不正確的話,當時吐槽了什麼早已忘記,總之大抵是不以為然。

現在倒是有和底下那些人一起附議的心情。

畫面中的三森正笑顏滿開的奔跑著,衝刺的動作格外可愛,原先輕輕揮舞的螢光棒一時忘了繼續搖動。

其實中間也停頓了不少次,不知不覺中忘記了手上的動作,盯著螢幕出神。

每次看著live都能夠深切的感受到這個人的光芒。

僅僅是坐在螢幕前方看著影像都能感覺彷彿被掌控在她的世界中,將心神全數連繫在那自信的身影上。

之前現場的自己好像看著太出神只剩下偶然本能的揮動了。

粉絲們都說「みもりん一笑起...

單戀30題:24.向對方發火後的忐忑

明明被稱為古都,卻因為人聲鼎沸而失去了古舊的味道。

融入人流在擁擠的街道上閒逛,腦中不禁生成了一道吐槽。

咬下一口蕨餅,隨著咀嚼而擴散的抹茶味沒有獨特之處,口感倒是柔軟,可惜失去冰涼的溫度,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前方與老闆交談的年輕女性們正為了冰淇淋的口味而糾結著,對仔細感受蕨餅的興致頓時減低了不少,轉而將注意力轉移至四周。

在這麼熱鬧的街上,果然還是結伴同行更好吧。

前方的客人終於下定決心選擇了抹茶與香草,三森卻轉身離開攤販,加入了緩緩流動的人群中。

踏著有些坡度的階梯拾級而上,四周仍舊有著不少的旅客,許是人聲抑或其他原因,方才還平穩的心情沒來由的有些躁動。

合十雙掌後情緒更加高...

Dani整個人英俊到我失蹤的少女心都特地回來爆炸
感謝尾関弟弟,等這個人放照片大概是不可能
那個西裝外套和褲子太大,不然一定不會有爆笑情況
好想被織田3847深情擁抱

單戀30題:23.因為對方而坐立不安

夏季尾聲的陽光仍然盡力散發著符合時節的熱度。

德井相當確定自己臉上的蒸氣並非來自過高的氣溫。

在受到別人告白時深刻體會到自己對另一個人的喜歡程度。

熱傻了吧。

下午四點,德井仍舊與被窩纏綿不清,懶洋洋的翻了個身的同時進行自我吐槽。

昨天返家後收到來自三森的訊息,一直到現在也沒有點開。

偶爾響起的提示聲也全數無視,不想確認是來自誰的,反正肯定沒有什麼緊急的事情。

昨天帶來的心動太過鮮明,與先前曖昧壓抑的程度截然不同。

一旦想起三森,心臟就微微發燙。

在這份突如其來的熱度褪去之前,暫時無法接觸任何和她有關的消息。

看著她的笑臉三分鐘可能會產生「去見她」的想法。

回覆她的訊息可...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本來是想寫小動物和德森一家三口的氣氛來當生賀....結果失敗。六點太想睡就放棄了。

小動物本篇只寫了個開頭沒有後續。所以簡單說一下小動物是自己選擇すーちゃん這個稱呼的,取名的故事哪天有空想填這個坑會寫。

小動物的開頭可以看→這裡


日本時間12月26日零時。

そらまる、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


伴隨鑰匙轉動的聲響,屋內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三森推開門便看見了意料中的身影,連忙蹲下身張開雙手迎接擁抱。

小傢伙睡眼惺忪的道了聲歡迎回家,便從三森懷中退出來,走進屋內坐在沙發上等待。

整理妥當後德井便看見沙發上歪斜得幾乎要倒下的身影,抱起她安置到床上,恰好迎上擦乾頭髮的三森,沒有...

單戀30題:22.和他人在一起時想起你

德井將鞋子脫下後格外認真的擺放整齊才離開原地,彷彿進行著什麼儀式,正坐到沙發邊。

就算做出反常的行為現實也不會成為時空錯亂或者變成夢境。

靜止了一會後還是像洩了氣的氣球一般,帶著乾瘪的氣息貼在沙發上。

三森推開輕掩上的門再次進入德井家中時便看見了這副光景。

真是毫無幹勁的傢伙。

像是嫌棄一般的想著,臉上卻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不過自己也一樣就是了。

儘管聽見開門的動靜,德井並不認為來自家中,猜測著或許是隔壁鄰居將要出門工作,直至腳步聲響起才像猛然灌入大量氣體的氣球一般,從沙發上迅速彈起,險些撞上來人。

「suzu?」

「嗯,我是suzu哦。」

三森將飯糰自提袋中拿出,語氣輕快...

要是回到相遇的那天你會怎麼做呢?

「把自己死宅的發言收回來。」

「維持原本的自己。」

「反正你還是會暴露自己是宅。」

「反正你也會暴露自己不是什麼文學美少女。」

德鹿吼啊(喂)

滿腦子甜甜的純情的腦洞

單戀30題:21.不小心說漏嘴

德井清醒後迎接的便是腦袋彷彿要裂開的招呼。

忍不住痛苦的叫了一聲,癱在床上感覺緩和一些後起身想找找家中有沒有解酒藥,旋即因為太過突然的挪動讓隱隱作痛再次發展成了頭痛欲裂。

冷汗都要冒出來了。德井將眉毛擰成一團。

雖然因為德井的動靜醒了過來,三森並沒有打算起身。

反正德井也還賴在床上掙扎。

等了一會三森終究於心不忍,想出門去買解酒藥時,床微微下沉後又一輕,沒多久便聽見了咚的聲音。

睜開眼便看見德井雙手抱頭頂著門板。

在幹什麼啊.....

起身將德井拉回床邊,三森又返身離開,並沒有打開燈,只是走到衣櫃前拿出自己的衣物,旋即出了臥室,合上門前看見德井仍舊呆坐在床邊,手上微微一頓,提醒...

關於lovelive sunshine動畫

今晚補完LLSS,感覺花田大概在三集後遺忘了這是偶像番,直到12,13才想起來。

老實說動畫我看了三集就沒有了按時追的動力,一直到今天才一次補完。

我本來期待會看見九人連繫在一起製造出強烈的羈絆,逐漸成長的故事,結果看完的印象是分散的Aqours。

動畫呈現出的Aqours總覺得無法感受到一體感,花田要著重描寫成員的羈絆也不該是於區分成一組組來寫吧?

再來角色崩壞,簡直懷疑花田跟黛雅有仇,這已經不是像海未那樣天國的大和撫子的程度,幾乎重塑了吧?

LL雜誌漫畫動畫互相打臉也是習慣了(X)但是這崩壞未免太可怕。

至於CP部分,我沒有期待發不發糖,因為我是追偶像番。

廣播,歌曲之類的營...

【曜梨】好奇心

櫻內梨子來自東京。

大概正是因此,剛轉學到浦之星時,周遭圍繞了不少對都市生活充滿好奇的少女們。

但很快她們便失去了圍繞著她詢問這個話題的興趣。

再怎麼聽他人訴說,也無法親自體會。

無法觸摸的東西,再怎麼龐大的熱情也會迅速消耗,最終也變得可有可無。

好奇心真是壽命淺短的東西,一旦得到了解答便會迅速消退。

「曜ちゃん。」

熟悉的呼喚傳入耳中,這才發覺自己對著櫻色的身影出神已久。

「怎麼了?」

那道灼熱的視線始終落在自己身上,試圖拉回心神,卻徒勞無功,在耳根的熱氣蔓延至臉頰前,櫻內忍受不住的輕喚出聲。

發覺那對可愛的耳朵已充斥著肉眼可見的熱度,感到有趣,渡邊不禁露出笑容。

「抱...

【南黛】僅屬於你的遷就

松浦果南是個很固執的人。

或許看起來是個溫柔爽朗,很好說話的人,事實上卻和頑固老爹沒什麼兩樣。

雖然絕大多時候都是順從著自己的意見,但堅持起來比之自己更加執著。

決定的事就不會改變。

自小一同成長的黑澤黛雅很清楚這一點。

近來的一件小事便體現了松浦的固執。

臨近情人節,四處都充斥著躁動的氛圍。為了表白而生的絕佳節日,是所有愛慕者都不願意錯過的機會。

甚至有些人深怕禮物太多對方不會注意到自己,乾脆在前幾日就偷跑送出了禮物。

有樣學樣,於是在情人節的前幾日,某些人的桌上便開始逐漸堆滿巧克力。

松浦正屬於收到不少禮物的人群之一,對此深感困擾,最後作出了請不要送給她巧克力以及食物的發...

【丸善】檸檬護唇膏

已是入冬,冰冷的空氣自衣領縫隙鑽入,在溫暖的皮膚上帶起一陣雞皮疙瘩,不自覺便輕喊出聲。

「好冷ずら~!」

國木田急忙將窗戶關上,思索起昨天最後一位離開部室的身影。

千歌ちゃん....

這麼想有些失禮,不過感覺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呢。

說起來,今天最早到達部室的竟然是自己。

國木田拉開椅子,沒有隨即拿出近來正在閱讀的文本,而是緩慢的掃視著部室。

平凡無奇,略嫌狹小的空間。

是個充滿大家的回憶,珍貴的地方。

國木田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逐漸昏黃的陽光自玻璃窗外灑進,連微小的浮塵也帶上了溫暖飛舞著。

獨自靜坐在室中的國木田彷彿下一秒便會融入周遭,成為一縷斜陽。

拉開門的津島善子...

單戀30題:20.照顧喝醉的你

沒有想到會熟睡過去,三森猛然驚醒時電車門早已打開,匆忙隨著人群流出車站,一邊慶幸著自己沒有坐過站的同時不禁深深嘆了口氣。

橘田開門迎接到了一臉疲憊的三森,剛被佐佐木安撫下來的不忿又再次升起。

「su醬,今天吃餃子哦!」

「....是嗎。」

伸手將三森明顯表達出「又來了」的表情揉去,橘田氣勢十足的將手插回腰上。

「新研發的餃子哦!」

見三森的表情帶上了好奇,橘田這才滿意的轉回廚房。

「su醬稍等我一下。」

將包包隨意放置在沙發邊,三森坐到沙發上,濃厚的疲憊感又冒了出來。

工作並沒有大改動,卻只有最近幾天感覺特別累。

所謂的勞心勞力?

隨意打開電視想稍微提振精神,頻道轉來轉去...

單戀30題:19.獨自苦悶的時候

某次偶然的調侃從德井那裡得知三森已經搬回自己家中,隨後沒多久這兩人之間就變成了現在彆扭的情況。

德井的毅力久保在感嘆之外大多時候也為之頭痛。

聽過酒會間不經意傾訴的苦惱,久保當時也告訴過德井戀愛不能只有一個人在努力,可惜一點效用也沒有發揮,德井仍舊什麼也沒有告訴三森。

現在看來她大概是理解為另一種意思了。看著前陣子積極到住進德井家中,如今卻變成塊冷豆腐的三森,久保感覺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又要被說是顏藝了。

德井青空,你到底是做了什麼啊!

反正估計就是覺得只有三森在努力,等到她累了就可以如願結束這個危機。

明明是讓她想想自己,怎麼老是想著別人。

覺得自己和促使三森不自覺步入BadEnd...

家裡闖進了一隻小動物

最近三森鈴子很不滿。

近來德井一旦結束工作便匆忙離開,幾乎每次都邀約都拒絕,也只說了家裡有事。

自己一個人住能有什麼事?

本來時常對上的視線也變成了自己單方面的注視。

因此在工作時也忍不住不斷往德井看去導致橘田被自己無視了好幾次。遭受的報應就是試圖互動也被德井無視了。

雖然可以理解站位問題會導致mkrn和Ki醬被冷落所以不和我互動......但果然很不滿。

Ki醬對不起。我體會到你的心酸了。

今天對德井視線的捕捉也仍然失敗。

這已經不是站位問題了,根本不想和我互動吧?

雖然還是有交流的時候但也不過是必要性的感覺。

三森的視線逐漸參雜了一些困惑,直到最後變成了哀怨。

承受不...

單戀30題:18.刻意疏遠對方

通常不愉快只要睡一覺就算了的三森,這次卻反而在醒來後才感到生氣。

仔細一想,儘管沒有明確的說出來,自己的行動也表達了想法。但是德井不管言語或者行動都沒有一點點主動的意願,大多都是不自覺的時候才會發現一些跡象。

簡直像是自己單方面在為這份感情苦惱和努力一樣。

之所以直到現在仍舊猶豫不決正是因為無法確定德井的想法。

上次也是藉由橘田知道了她有喜歡的人,也就是說,德井把對這份感情的想法告訴了橘田。

為什麼不肯告訴自己?面對喜歡的人,反而無法坦誠?

就算相處多年,終究也不可能真的心靈相通,知曉對方所有想法。

不說出來的話就什麼都不知道不是嗎?

就算要宣判死刑也得告知罪名,然而德井卻沉默...

單戀30題:17.不想對你造成困擾

出門時帶的東西不算多,很快便整理完畢,索性把家裡打掃了一遍。

離開的時間算不上長,卻有了一些陌生的感覺。

不長的時間已經習慣了德井家中的擺設,習慣了彼此之間逐漸改變的氣氛。

對於稍嫌迅速的改變三森並不感到抗拒,甚至有意而為之,顯然德井卻不怎麼適應。

那晚的醒來時的僵硬大概也不是因為惡夢吧。

打掃結束後沖了個澡,一身清爽,心情也好了一些。

至少腦袋終於冷靜的運轉起來了。

轉入廚房燒開水,想泡壺茶平靜一下情緒。

和德井一起喝茶的時候她似乎說過感覺很平靜,自己還回應了想這麼一直喝下去。

連模糊的界線都還沒生成的時候,那瞬間真的是產生了這種想法。

可惜原先可能實現的機率又落回了未知...

單戀30題:16.夢見告白的場景

近來多了每天詢問晚餐的習慣。

互相確認工作結束的時間,倘若較早結束便一起下廚,較晚但有空閒又離得不遠就會約到餐廳一同吃飯。

今天等到三森工作結束已經錯過晚餐時間了,德井準備一個人隨意解決時,剛巧橘田與佐佐木發來了邀請,吃飯時隨口說了這件事。

「感覺最近下廚的次數特別多啊。」這麼感嘆著。

結果被吐槽了像是新婚卻因為工作而不得不努力擠出恩愛時間的夫婦。

突如其來的話語噎得德井一時語塞,好在佐佐木接著出聲否定了。

「比起新婚夫婦,更像是安定的老夫老妻吧。新婚夫婦要是不能一起一定會感到非常可惜。」

「......mkrn。」這個人是無意識還是故意的?故意的對吧?

「也是呢,sora大概...

1/2